减速、裁员、收缩,互联网大厂真勒紧裤腰带了|字节跳动|爱奇艺|快手

头图摄影|曾靖头图摄影|曾靖

文/赵东山

编辑/李薇

互联网公司的年关不好过。

近日,字节跳动被曝整体撤销人才发展中心团队,现有团队成员优先内部转岗,若无合适岗位,给予补偿或离职。同时,字节跳动计划后续继续精简HR(人力资源)部门,并调整职能与部门的配置。

这只是字节跳动近期缩减人员的一个小插曲。

11月25日,《晚点 LatePost》报道字节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都开启了裁员,近2000人被裁撤。而随着2021年的网课在年底结束,清北网校上千名辅导老师也可能被裁撤。

今年年中,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就已展开过一次大规模的裁员。如果说教育业务的裁员是因为“双减”政策而不得不为之,那商业化团队和游戏业务的裁员,则侧面反映了字节跳动的确已经开始“缩衣节食”。

2021年10月,字节跳动商业化直营中心在洛阳、温州等地撤城裁员。随后,字节跳动旗下游戏平台Ohayoo被曝裁员。对此,字节跳动曾官方回应:“裁员的79名员工中包括30名校招生,在校招生中,23名同学已内部转岗,3名同学在内部协调中,另4名同学未转岗选择离职,我们提供了离职补偿。”

字节跳动一系列动作只是互联网公司裁员、收缩的冰山一角。

12月1日,爱奇艺被曝启动裁员,裁员比例在20%至40%之间,补偿暂按N+1发放。这成为爱奇艺发展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甚至很多高管也在被裁名单之列。爱奇艺在回复《中国企业家》时称,暂不回应。

12月8日,媒体传出快手正在进行新一轮裁员。快手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地的商业化团队将在年底前完成转型,其中部分业务条线将被取消。对此,快手亦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暂无官方回应”。

行业和公司的变化正在真实地传导到每个职场人的具体生活里:有的应届毕业生刚入职场,未满半年试用期就迎来当头一棒;有的求职者用尽心力跳出原来的舒适圈,才发现外面可能是陡峭的悬崖;还有更多的失业者,在社交媒体上表达着他们的迷茫与艰辛。

互联网公司裁员的同时,曾经奋战在一线的创始人们,也纷纷宣布退出一线管理工作,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快手联合创始人宿华、钉钉创始人无招相继卸任CEO甚至完全退出公司。

财报往往反映了一家公司的现状与信心,但通过三季度财报,外界只看到互联网公司表现不佳的业绩和流量红利触顶的征兆;增长乏力下,互联网公司只能无奈开始裁员、业务裁撤和收缩。

在裁员、业务收缩、增速下降等情绪的交织下,一切似乎都在宣告,那个高增长的互联网时代不复存在。

来源:视觉中国来源:视觉中国

增长乏力

在互联网大厂的第三季度财报中,一切早已埋好了伏笔,以往强劲增长的传统巨头腾讯、阿里也都放缓了脚步。

2021年第三季度,腾讯营收虽然稳健增长,但净利润为317.5亿元,同比下降2%。其中,增值服务收入增长和网络广告业务收入增长均低于去年同期及上一季度。

2021年第三季度,阿里巴巴实现营收2006.9亿元,同比增长29%,但若不考虑合并高鑫零售带来的影响,增速仅为16%;而净利润在非公认会计准则下同比下降39%至285.24亿元。

2021年第三季度,京东营收2187亿元,同比增长25.5%,与上一季度基本持平,但净利润却由盈转亏,同比下滑了137.12%。即使按照非公认会计准则计算,净利润依然下降了11%。

就连这几年增长最为迅猛的字节跳动也放缓了增长的步伐。11月18日,市场传出字节跳动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的消息,字节跳动方面表示“不予置评”。11月23日,有进一步消息指出,字节跳动今年上半年完成广告营收约1150亿元,实现双位数增长,接近完成原计划目标,但进入第三季度,广告收入增速明显下滑。

“不可否认,今年游戏行业和教育行业都遇到了强监管,而这两个领域的公司是过去几年互联网公司重要的广告商,尤其在线教育公司是此前为数不多的逆势增长、投放预算充足的企业。如今这两部分的广告收入都断崖式下跌,这是字节跳动广告营收下滑的主要原因。”一位互联网广告代理商告诉《中国企业家》。

此外,面向C端移动互联网的渗透率也正在逐渐见顶。以用户覆盖面最广、使用时长最多的短视频应用为例,经过过去几年的宣传和推广,抖音和快手的日活和月活增长都进入瓶颈期,很难再有此前的增速和突破。

对此,互联网公司有两大寻求流量增量的途径,一是向三四五线城市甚至乡镇下沉,二是寻求国际化出海。而眼下,下沉市场的新增和存量也都消耗殆尽,同时疫情下,出海也变得艰难。

增长放缓之下,资本市场给予了最及时的反应。今年来,腾讯股价下跌20%,阿里巴巴股价下跌了40%,拼多多下跌了60%,快手下跌了80%,爱奇艺下跌了83%……

持续亏损

头部互联网大厂面临增长乏力时,爱奇艺面临的则是持续的亏损。

2021年第三季度,爱奇艺总营收76亿元,同比增长5.59%。其中,会员服务营收为43亿元,同比增长8%,表面看似还不错,但背后则是自去年上涨约25%的会员定价方案。与此同时,爱奇艺在线广告服务营收17亿元,同比下降10%。

此外,爱奇艺的付费会员数开始出现下降。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为1.036亿,较去年同期的1.048亿有所减少,相比第二季度,爱奇艺更是失去了260万用户。

在营收成本上,爱奇艺却在逐渐上升。2021年第三季度,爱奇艺的营收成本为70亿元,同比增长10%,其中内容成本为53亿元,同比增长13%,这导致爱奇艺在该季度亏损17亿元,相当于该季度内每天亏损近1900万,而2021年前三季度,爱奇艺共亏损44亿元。

在爱奇艺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直言:“对爱奇艺来说,重点是开源节流,砍掉低效率的业务、项目,增加和尝试新的货币化机会。”

“爱奇艺在内容和业务创新方面其实是走在行业前列的,比如最早的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剧目版块的迷雾剧场、《棒!少年》的电影尝试等等,口碑和传播度都不错,但爱奇艺面临的问题也是整个行业的问题,长视频一直没探索出有效的盈利模式,再加上今年逐渐加严的行业监管,势必艰难。”一位爱奇艺前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

2021年来,爱奇艺屡遭重创。8月,极具传播度和流量基础的偶像选秀节目《青春有你》因为政策监管被迫停止,爱奇艺同时宣布将取消在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10月,作为平台弥补亏损、增加收入重要手段的“超前点播”也因为行业监管不得不取消,爱奇艺的营收之路正一条条被切断。

因此,爱奇艺这波裁员波及的范围相当广泛,根据目前曝出的消息,影业、IP、游戏、文学、电商等几乎所有业务部门均有涉及。

一位被裁的爱奇艺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此次裁员的原则是同等职责岗位只保留成本低的员工,目的是为了加快盈利步伐,聚焦内容、技术、精细化成本管理和结构的扁平化。所以此次裁员中,部分总监级别的中层被裁的比较多,另外还有司龄比较长、薪水比较高的员工,也在被裁之列。”

事实上,爱奇艺一直在亏损。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爱奇艺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90.61亿元、102.77亿元及70.07亿元。而同为国内长视频头部平台的优酷、腾讯,在经营上也是困境重重,“爱优腾”十年间已烧光1000多亿,但依然看不到盈利预期。

面对止不住的亏损,爱奇艺再次祭出涨价大招。

12月15日,爱奇艺在官方微博表示:“我们将于12月16日0:00起,对爱奇艺黄金VIP会员订阅价格进行更新。同时,我们会为此前已购买且尚未取消爱奇艺黄金VIP会员连续包月/包季/包年服务的用户提供一年保持原价格服务。”至于涨价原因,爱奇艺称,视频平台的会员订阅价格一直偏低,这一现象已影响到了行业的健康发展。

在外界对长视频亏损的解读中,短视频的崛起是一个重要原因,短视频不仅抢占了用户的娱乐时间,还争夺了广告份额,但其实短视频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根据快手财报,该公司第三季度净亏损70.9亿元,同比扩大75.8%。

摄影:史小兵摄影:史小兵

业务调整

互联网大厂裁员潮背后,各大公司面临不同业务的发展情况不得不重新调整组织架构,集中精力发展主营业务,暂时放缓对新兴业务的探索,对于过往发展平平的业务甚至不得不及时断腕。

2021年8月,快手在上半年烧了55亿元后,决定将原有的三个海外APP(Kwai中东、Kwai拉美、Snack Video)合并成为一个APP(Kwai),并将运营重点从获取新用户转为留住老用户。

随后,快手国内的业务也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从职能型架构向事业部制架构转型,成立电商事业部、商业化事业部、国际化事业部、游戏事业部四大事业部。

11月,快手宣布宿华卸任CEO,程一笑接任。宿华继续担任董事长、执行董事、薪酬委员会委员,负责制定公司的长期战略;程一笑作为CEO负责公司日常运营和业务发展,并向董事长宿华汇报。

11月举行的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程一笑更是坦言对海外策略进行了优化和调整,要“更聚焦于重点区域的发展,提升单一市场的效率”,对一些低回报率的市场则大幅减少了投放。此外他还表示:“快手对降本增效一直抱有很大的决心,并已从第三季度开始付诸行动。”

快手之外,今年11月,字节跳动同样进行了组织架构大调整,将业务重新梳理为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外界认为,这一方面代表着张一鸣的退出和梁汝波时代的到来,另一方面也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去重新梳理逐渐庞杂的公司业务。

在此次调整中,字节跳动将曾经花重金大力发展的今日头条、西瓜、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等新兴业务全部并入抖音,该板块主要负责字节跳动国内信息和服务业务的整体发展,为用户提供更优质的内容及服务。

谈及此次做出组织架构调整的背景,梁汝波在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讲道:“过去几年公司经历了快速发展,随着公司业务演化、团队成长,各业务面临不同的机遇和挑战。”公开数据显示,字节跳动全球员工数已超过11万人,业务覆盖超过150个国家与地区,对于一个成立仅9年多的公司来说,管理难度可想而知。

就在此次组织架构调整后不久,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业务进行了第二次大规模裁员。据媒体报道,大力教育在2021年年初有大约15000人,之后一度扩张。到11月,只有不到10000人在职。

其实,从第三季度开始,多位字节跳动高层都曾在公司内部提及“去肥增瘦”的管理目标。如果说大力教育在8月的裁员主要受“双减”政策影响,而此次涉及裁员的学浪成人教育、大力智能硬件等业务并未受到政策的直接影响,更多是要降本增效。

拉勾招聘数据研究院的数据报告显示:“自11月以来,互联网大厂的人才需求指数整体下降26%,对比去年11月中旬开始的招聘需求上涨趋势,今年反而出现下降。受大厂人员架构调整影响,招聘工作也变得更加谨慎。”

在互联网迅猛发展的年代,职场社交平台最热衷讨论的话题是,“今年公司的年终奖有多少?”如今,互联网人的预期已经放低到,“只要不被裁员就好了”。2021年的第三季度也成为一个分水岭,互联网大厂从过去的跑马圈地转变为降本增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